福利彩票双色球规则:第六百二十二章 大结局!

所属目录: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    发布时间:2014-12-11    作者:唐家三少

福利彩票双色球开奖 www.jh00.com.cn 第六百二十二章
大结局
三间小木屋中最左侧的那一间已然打开。门口处,一位布衣荆钗的女子站在那里,俏脸上已经满是泪水。她扶着门框,仿佛下一刻就会摔倒似的。她的美是柔弱的,却分外惹人怜爱,虽然看上去有些沧桑,但依旧是人间绝色。
“妈——”霍雨浩突然大叫一声,飞也似的扑了上去。他整个人就像完全不受控制了一般,直接扑到那妇人面前,紧紧地抱住她的腿,放声大哭。
是的,眼前这个妇人就是霍雨浩那可怜的母亲霍云儿??!
朱竹清瞪了戴沐白一眼,眼圈微红,道:“你就是讨厌,非要做这多此一举的事?!?br /> 戴沐白嘿嘿笑道:“这小子不愧是我的后代,有骨气。我就喜欢这样的孩子,没白让我耗费这一番心力。好小子,不错!这下,奥斯卡那家伙要艳羡得眼红了吧!哈哈哈!”
霍雨浩万万没想到在这里竟然会见到母亲,一时间情绪完全失控。大哭之下,他心中多年以来压抑的情感完全爆发,就连最近舞桐离开、他又连番遭遇打压的痛苦也全都释放出来。
霍云儿轻轻地抚摸着儿子的头,泪水滂沱而下,想要将霍雨浩拉起来,可她哪有那么大的力气??!
戴沐白等霍雨浩哭了一会后,打不来到他身边,一把将他从地上提了起来。
“男子汉大丈夫,哭一会儿发泄就行了,别没玩没了的。这是喜事,应该高兴才对?!彼底?,他还拍了拍霍雨浩的后背。雄浑的神力冲入霍雨浩的体内,将他因为情感强烈爆发而引起的神力紊乱压制下来。
“多谢老祖宗成全!”霍雨浩此时如果还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,那他也就太傻了。他直接扑倒在地,重重地向戴沐白磕了三个响头。
戴沐白由着他这么做,脸上笑盈盈的,甚至还带着几分骄傲??茨茄?,他是得意得不能再得意了。是??!任谁有这么一个后代,也会这么得意的。
“起来吧?!贝縻灏谆恿嘶邮?,朱竹清将霍雨浩从地上拉了起来。
戴沐白道:“现在你们母子重逢,你还叫霍雨浩吗?云儿,这事我交给你了?!?br /> “是,老祖宗?!被粼贫煅首糯鹩σ簧?,美眸中满是感激。
朱竹清微笑道:“你们母子分别这么久,一定有很多话要说,到屋子里去说吧。去吧?!?br /> “是?!被粲旰聘厦Ь吹卮鹩σ簧?。他此时只觉得喉中仿佛哽咽着什么东西,大脑更是一片混乱。母亲复活这件事对他来说实在是刺激太大了。在这一刻,他觉得什么都不重要了,只想守在母亲身边。
和霍云儿一起走入木屋之后,霍雨浩猛地蹲下身子抱住她,却强忍着没让泪水流下来。
霍云儿轻轻地抚摸着他的头发,痴痴地道:“我的小雨浩长大了,真的长大了??!孩子,这些年你一定吃了好多苦吧?”
霍雨浩摇了摇头。他当然吃了好多苦,也经历了无数磨难,但是现在这些已经完全不重要了。能看到母亲复活,就算再苦再累又算得了什么呢?
他心中明明有很多话想对母亲说,可是在这一刻他什么都说不出来。
做了十几年孤儿,突然又成了有妈的孩子,这种感觉对他来说实在是太珍贵了。
母子俩就这么相拥着,情绪渐渐稳定下来?;粼贫蚧粲旰扑灯鹆俗约旱氖虑?。
原来,霍云儿确实在十多年前就去世了,但是霍雨浩身为一级神祇,享有普通神祇不具备的福利——可以带少量的家人来神界之中。
戴沐白和朱竹清都做不到这一点,因为只有一级神祇才具备这样的资格。
唐三毕竟是神界执法者,虽然不能轻易干涉人间的事情,但涉及到神界,就有一些变通的权力。于是,戴沐白在和唐三商量之后,就在冥界中找到了霍云儿的魂魄,令她复活来到神界。虽然霍云儿连三级神祇都算不上,但总算活了过来。
霍雨浩是戴沐白的后人,唐三在考验霍雨浩、磨砺霍雨浩的时候,怎么会向戴沐白隐瞒呢?所以,霍雨浩的一切,戴沐白都知道。他也清楚,霍云儿是霍雨浩心中最大的心结。唯有解开这个心结,霍雨浩才能成为真正的神祇,所以才有了眼前这一幕。
霍雨浩带家属进神界的名额只有两个,一个给了霍云儿,另一个自然要给戴浩了。在神界中本来就孤独,总要让霍云儿的一腔真情有所回报。
斗罗大陆上发生的一切,别的霍云儿是见不到的,但她能够感受到自己坟墓周围百米的一切,这些天正是她最快乐的日子,因为她每天都能听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倾诉的声音。她心中的悲苦与戾气,伴随着这个声音和儿子即将到来的喜讯,终于逐渐消散。今天见到霍雨浩,她的情绪又何尝不是完全释放出来了呢?
霍雨浩自然不知道之前发生了这么多事情,但听霍云儿说是戴沐白将她复活之后,心中满是感激,还有什么比母亲活过来更加重要呢?
霍雨浩情绪平复了之后,将自己这些年发生的事情讲给母亲听。当然受的那些苦自然而然的就被他忽略了,只讲述了一些开心的事情。
神界似乎没有白天黑夜的概念,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,敲门声响起。
霍雨浩赶忙站起身,打开房门,只见外面站的正是戴沐白。
“老祖宗?!被粲旰屏⒖桃蛳滦欣?,却被戴沐白一把拉住了。
“行了,在这神界之中,哪有这么多礼数。怎么样?云儿说服你了没有?愿意姓戴了吗?你放心,等你爹那个臭小子到神界来了以后,看我怎么收拾他,给你娘出气。这混小子,一心为国没错,但怎能忽略自己的家人呢?”
从始至终,其实霍云儿都没有向霍雨浩说出改姓这件事,但霍雨浩何等聪明,有些事情根本不需要再多说了。母亲复活,他心中的怨念已然消失。
“老祖宗,我愿意认祖归宗?!彼底?,他再次跪下。这一次,戴沐白没有阻止他了,哈哈大笑道:“好!以后就叫你戴雨浩了?!?br /> 至于戴雨浩这个名字,戴沐白似乎满意的很,拉着他走出房门,来到院子里。
自此,霍雨浩终于认祖归宗,变为戴雨浩。
一桌酒菜早已准备好了,一家人围着桌子坐下。戴沐白拿起一大坛子酒,给自己到了一碗,然后递给戴雨浩。
戴雨浩赶忙接过,给朱竹清和母亲都倒了一碗,最后才是自己的。
戴沐白拿起酒碗,道:“今天这一顿,算是为你庆贺成为神祇?!?br /> “谢老祖宗?!奔侥盖?,戴雨浩心情畅快,一口饮尽杯中酒。
戴沐白也一口饮尽,哈哈大笑道:“痛快!痛快!”
话锋一转,戴沐白向雨浩问道:“你来到神界之后,可曾见过唐三了?”
戴雨浩顿时苦了脸,将自己来到神界之后遭遇的事情详细的讲了一遍。
听他这么一说,戴沐白愣住了,霍云儿则是一脸的担忧。
朱竹清哼了一声,道:“还反了他了!回头我们就去找他,看他能把你怎么样?!?br /> 戴沐白瞪了朱竹清一眼,向她使个眼色,道:“这件事我也听唐三说过,他对你还是有几分怨气的。他就那么一个女儿,从小就宠的不得了。女儿受了这么大委屈,难怪他会如此。神界是个讲究实力的地方,你是一级神祇,击败他当然不可能,但是你要向他展现出足够的实力。唯有如此,才有可能平息他的怒火,让他认为你有能力?;に呐?。其他的你不用担心,如果他再提出让你战胜他,你就放手施为,尽量多坚持一段时间,剩下的就交给我们了?!?br /> “是,多谢老祖宗?!碧舜縻灏椎幕?,戴雨浩心中大惊,想想自己和贝贝他们之间的关系,自然明白老一代史莱克七怪之间的亲密。有两位老祖宗给他撑腰,找回唐舞桐自然要容易多了。
这餐饭吃的宾主尽欢,吃过饭,戴沐白和朱竹清让霍云儿留在木屋,两人一起带着戴雨浩腾空而起。神界之中,云雾很低,千米之上即是那飘渺的云端。云雾中有浓浓的天地元气。呼吸之间,体内的神力就会奔涌、沸腾。
有了戴沐白的叮嘱,戴雨浩此时收敛心神,调动着自己体内的神力,同时默默地感受着身体的变化。
是??!他已经是一级神袛了,是情绪之神,想要让岳父认可,就要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才行。
可是究竟怎样才能在岳父面前坚持更长的时间呢?
戴沐白似乎看出了他心中在想什么,淡淡地道:“如果你只是单纯地想要去抵抗唐三,那么,这一战不用打你就已经输了,连一点机会都没有。无论是人还是神,如果没有争胜之心,又如何能够将自身能力发挥到极致?你既然能够修炼成神,这个道理没有理由不明白吧?”
听他这么一睡,戴雨浩顿时一惊。是??!如果连争胜之心都没有了,他的战斗力还能发挥出多少?
“可那是舞桐的父亲??!”戴雨浩有些苦涩地说道。
戴沐白不屑地哼了一声,道:“难道你认为以你的能力伤得了我那兄弟不成?相信我,你到时候只要全力以赴地发挥就行了。别说你不可能伤他,就算你能,在神界也是大好事?!?br /> 戴雨浩没有再说什么,但眼中已经少了之前的畏惧。
初入神界之时,陌生的环境让他内心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恐惧,幸好在这关键的时候碰到了戴沐白和朱竹清,他的心渐渐稳定了下来,信心也逐渐恢复。他毕竟曾是斗罗大陆上的最强者,并且击败了无敌神话兽神帝天。神界会带给他压力,但当他此时完全冷静下来之后,这份压力也就逐渐转化成动力。
时间不长,那座宫殿已然在望。
看到那宫殿,戴雨浩的眼神顿时变得热切起来,因为唐舞桐就在那??!无论如何,今天有两位老祖宗在,他一定要见到舞桐才行,一定要亲口向她解释,让她原谅自己。
尚未接近宫殿,十几个金色身影就拦住了他们的去路,但看到戴沐白和朱竹清之后,他们又立刻躬身行礼。
戴沐白和朱竹清虽然都是二级神坻,但因为和执法者唐三关系密切,在神界之中的地位自然比较高。
戴沐白道:“请海神出来,我们有事相商?!?br /> “是,请您稍等?!币幻鹨氯搜杆倮肟?。
时间补偿,一道湛蓝色的光芒从天而降,正是唐三。只不过,现在的他已经不是之前追杀戴雨浩时的样子了。
看到戴雨浩,他眼神一凝,冷冽的杀气顿时升腾起来,但再看看戴沐白和朱竹清,杀气就随之减弱了几分。
“沐白,你们怎么来了?”唐三淡淡地问道,表情显得有些冷淡。
戴沐白道:“还不是因为这个小家伙。小三,你也一把年纪了,还跟孩子较什么劲?我知道你疼爱舞桐,但总要给我这个后代一个解释的机会吧?!?br /> 唐三冷哼一声,道:“以我们兄弟之间的情分,别的事情怎样都可以,但这件事无论怎样都不行。我就这么一个女儿,竟然在人家受到这么大的伤害,我绝对不允许他再次伤害舞桐。除非他能战胜我?!?br /> 戴沐白怒哼一声,道:“战胜你又如何?难道你真以为自己是无敌的了?雨浩,上,让他看看你一级神袛的实力!”
戴雨浩脸色微微一变,他原本以为凭戴沐白和朱竹清跟唐三之间的关系,说不定就能见到唐舞桐呢??伤?,这才没说几句话。竟然就要动手了,心中顿时十分为难。
唐三冷冷地看向他,问道:“你敢和我一战?”
戴雨浩深吸一口气,一步跨出,身形前飘,向唐三躬身行礼,道:“我只想见舞桐一面,如果前辈执意如此的话,晚辈愿意一试?!?br /> 唐三突然笑了,笑得及其轻蔑,道:“好,我倒要看看你凭什么与我抗衡?!?br /> 滔天威压骤然爆发,铺天盖地一般朝着戴雨浩奔涌而去。
唐三森冷的声音在他耳边回响:“你的机会只有一次,看在沐白的份上,我可以不杀你,但这次之后你再敢前来,我就抹去你的记忆,让你永远忘记舞桐?!?br /> 戴雨浩猛然瞪大了眼睛。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逆鳞,他也一样。自从来到神界以后,他就一直承受着唐三的压迫,他尽可能地调整自己的心态,面对唐三也不敢如何反抗,可此时听唐三这么一说,心中的战意顿时熊熊燃烧起来。为了舞桐,为了能够见到自己心爱的女人,他现在什么也顾不得了。
一层奇异的光芒骤然从戴雨浩身上迸发而出,他整个人的气息为之一变,一道碧绿色的
身影在他身后亮起,正是冰帝。
冰帝在戴雨浩的情绪之中,代表着愤怒!
强盛的意念随之升腾,戴雨浩双眸亮起,额头上的命运之眼开启。命运之眼内,隐隐有一
圈奇异的光芒在闪耀。顿时,戴雨浩脑后出现一圈光轮。这光轮外圈呈现为荆棘状。
这正是戴雨浩灵眸的第九魂环——荆棘光环。
虽然他已经成神,但以前的魂技全部存在,而且实现了升华。在神识的作用下,这荆棘光环
绽放出奇异的光彩。远处的戴沐白和朱竹清感受到其中散发出的气息,都不禁微微一惊。
好强大的神识波动??!不愧是一级神祇的力量。
这荆棘光环自然来自于邪眼暴君主宰。之前哪怕在面对兽神帝天的时候,戴雨浩都没有使用
过。那是因为,他担心帝天通过这个魂技发觉自己已经吸收了邪眼暴君主宰的魂环,从而有提防
之心。后来他直接发动时空之光,兽神果然不敌,这得益于他在前面隐藏了实力。
而现在,面对唐三这种层次的强者,他哪里敢有半点隐藏???
唐三已经出手了。
他朝着戴雨浩的方向抬起右手,周围的一切顿时完全变成了蓝色,恐怖的压力瞬时升腾,他
右手一收,手指向外弹出,顿时一团青碧色的光团就朝着戴雨浩的方向飞了过去。
戴雨浩虽然不知道唐三使用的是什么能力,但以他对唐三实力的判断,自然不敢有半点小看
之心。
魂力瞬间转换为极致之冰,一道深蓝色光芒骤然斩出,正是帝剑,冰极无双!
“叮!”脆响声中,冰极无双竟然瞬间破碎,化为无数碎片在空中四散纷飞。而那青色光团
依旧朝着霍雨浩的方向飞过来,速度不快,但在飞行的过程中,带着极其恐怖的威压。
唐三不屑地道:“有形无神的能力也想抵抗我的天青寂灭神雷?”
戴雨浩深吸一口气,他明白,任何普通的魂技在自己这位岳父大人面前,恐怕都没有任何作用。
他的心神骤然一收,背后的冰帝身影瞬间变得清晰起来。
冰帝眼神冷冽地看向唐三,才不管对手是谁,强烈的怒意瞬间升腾。以戴雨浩的身体为中心,一道碧光冲天而起,竟然硬生生地在周围的蓝色空间中破开一道缝隙。
戴雨浩的左脚一步跨出,思念之意迸发。额头上的命运之眼骤然变成了黑白双色,紧接着,两道光线已经电射而出。
在那黑白双色光线射出的瞬间,空中为之一暗。紧接着,蓝色的世界竟然瞬间变成还黑白二色。
一只巨大的竖眼仿佛撑起了整个天空一般,悬浮于戴雨浩背后。那黑白双色光芒也瞬间充斥在这个空间之中。
无论是唐三还是戴沐白、朱竹清,脸上都不禁流露出了惊讶之色,知识惊讶的程度略有不同而已。不仅是他们,就连戴雨浩自己也不禁惊讶万分。他引动的命运之力竟然强大如斯?
灵魂剥夺、命运之殇两大神技,在这神界之中似乎绽放出了它们真正的光彩。
两道光芒瞬间落在了唐三身上。
虽然唐三全身爆发出了强烈的蓝光,但对这两道光芒没有产生阻隔的效果。他的身体也随之变成了黑白双色。
而那颗天青寂灭神雷在这个时候已经到了戴雨浩面前。
戴雨浩右拳挥出,双眸之中竟然出现了唐舞桐的身影。
思冬拳,思如泉涌,附加情绪之怒。
所有阻止他见到舞桐的力量,都要在它的愤怒中消亡。
这就是他此时的意念。
“轰隆??!”
黑白双色的天空在戴雨浩这两大神技爆发之后,变得更加暗淡,但紧接着青碧色的光芒就充斥在整个空间之间。
戴雨浩只觉得似乎有一条巨大的青龙缠绕上了自己的身体,然后就迸发出了无与伦比的恐怖爆发力,那爆发力是从身体到灵魂全面爆发的,剧烈的痛苦仿佛要将他整个人都撕裂似的。
碧绿色的身影转化为八角玄冰草,一点淡淡的喜悦突然包覆住戴雨浩的身体。云端的天地元力顿时以疯狂的速度朝着他的身体汇聚过去。
八角冰源凝!
庞大的天地元力洗涤着戴雨浩的身体,抚平他身上受到的伤害。
而远处的唐三的身体震了一下,口中发出一声低低的闷哼,身上的黑白双色波动也变得剧烈了几分。
但下一瞬,那黑白双色已经散去,只是唐三的脸色看上去有些苍白。
他受伤了?这是戴雨浩的第一反应。
是的,唐三受伤了。连唐三自己也没想到,戴雨浩那荆棘光环的效果居然会这么强,他足够了解戴雨浩,但这荆棘光环还是第一次看到。
荆棘光环的效果是,使用者自身受到了多大伤害,就会有百分之五十直接反馈给对手,化为精神伤害。
如果在正常情况下,这点反馈的精神力根本不可能伤害唐三,但在那一瞬唐三身上还中了戴雨浩的灵魂剥夺??!那时他的精神防御力急剧下降。
“好,你很好!”唐三冷冷的说道。
戴雨浩赶忙急切地道:“我不是故意的,我也不知道会这样?!?br /> “不用说了?!碧迫鹩沂?,一道戴雨浩十分熟悉的光芒出现在他的手中。灿烂的金色光芒随之迸发,正是黄金三叉戟。
戴雨浩中了天青寂灭神雷,虽然在八角冰源凝的帮助下恢复了积分,却依旧十分疼痛,看到黄金三叉戟,他不禁脸色大变。只用意念,他就能感受到那黄金三叉戟内释放出的恐怖威能。
唐三的眼神突然变得凌厉起来,周围的云雾再次变成了蓝色,但这一次是大海般的蓝色。
唐三手中的黄金三叉戟动了起来,左一圈,右一圈,一道道金色光环就那么朝着戴雨浩飞了过去。
戴雨浩的感知能力极其强大,他知道现在自己最应该做的,就是持续释放荆棘光环,并再次施展命运之力,唯有如此,他才能让唐三有所忌惮。
但是他没有这么做,那毕竟是他的岳父,是唐舞桐的父亲??!他怎么能去伤害唐三?
戴雨浩的身形骤然后退,迅速向后飞遁。
但是那金色光环如影随形,瞬加追了上来、
戴雨浩骇然发现,当那金色光环到达他头顶上方的时候,他的所有能力竟然像被完全封印了一般,任何魂技都无法使用了。
紧接着,那光环就落了下来,套在他身上。一圈圈金色光环将他的身体紧紧箍住,令他再也动弹不得。
“唐三,你不要太过分了。你竟然对一个孩子用出无定风波!你想干什么?”一个愤怒的声音响起。紧接着,光芒一闪,一道身影就出现在唐三面前,一把握住了他准备刺向戴雨浩的黄金三叉戟。那可不正是前任情绪之融念冰吗?
唐三冷冷地扫了他一眼,突然,手中的黄金三叉戟再动,又是一圈圈金色光环释放而出,融念冰和唐三近在咫尺,而且无论如何也想不到唐三居然会对他出手,顿时被那一圈圈金色光环套在身上,动弹不得。
不仅如此,一圈圈金色光环也突然在远处升起,竟然将戴沐白和朱竹清也套住了。
唐三目光森然地看向融念冰,道:“我想干什么?我想杀了这小子,现在都什么时候了,你竟然想抛却责任远离!我杀了他,也就绝了我女儿的念想,再抹去她的记忆便是,至于你,情绪之神的神位会重新回到你身上,你给我老老实实地留在神界辅佐我,你等着看他怎么死吧?!?br /> “你——”融念冰勃然大怒,他万万想不到唐三竟会如此。他全身光芒大放,全力调动神力,想要从这金色光环中挣脱出去。
可是,唐三以黄金三叉戟发动的无定风波,号称神界第一控,又岂是那么容易挣脱的?如果融念冰还有神袛之位在身,并且提前有准备的话,或许还有和唐三抗衡的可能,可此时此刻任由他如何催动神力,也无法从那强大的光环中挣脱出来。
这一切全都看在唐三眼中,戴雨浩只觉得身上那一圈圈光环开始向内收缩,速度不快,却极其鉴定。他体内的神力已经全都调动起来了。却依旧无法阻止那些光环。
这股压力迅速提升,戴雨浩的全身骨骼已经被压迫得“咔咔”作响。他竟然要抹去舞桐的记忆!
他真的要杀了我!
舞桐,舞桐!
戴雨浩在心中疯狂地呐喊着,体内的神力,神识疯狂的燃烧着。
可是,奈何那金色光环实在是太过强大了。任由他如何挣扎,也无法让那些金色的光环收拢的速度减慢。
压力越来越大,戴雨浩已经有些窒息了。他甚至看到自己的身体开始在那压迫中变形。
远处的融念冰似乎向唐三呐喊着什么,可唐三仿佛听不到一样,将黄金三叉戟挂在地面上,冷冷地看着戴雨浩。
就要死了吗?在那恐怖金环的束缚之下,哪怕神识都无法逃脱,只能不断地感受着死亡的靠近。
舞桐!舞桐!戴雨浩心中疯狂地呐喊着。
他不想死,更不想舞桐忘记自己。
两位老祖宗被束缚住了,老师也被束缚住了,如果他死了,舞桐就将永远忘记他,他就再也见不到她了。不能和梧桐在一起了。成神又有什么意义?
不在沉默中消亡,就在沉默中爆发!戴雨浩猛地抬头,一种难以形容的光芒骤然从他身上爆发开来。
喜!
八角玄冰草的光影浮现,喜悦的情绪释放出来。
那强烈的情绪波动瞬间与他的神识,神力融为一体,猛然向外一张,让他承受的压力略微降低了几分。
怒!
愤怒的情绪爆发,此时是此刻他心中拥有最多的就是愤怒!不能和唐舞桐在一起,被他视为的岳父的男人又要杀掉他他怎能不怒?
哀!
片片雪花飞舞,无尽的悲伤迸发,此时此刻,戴雨浩仿佛又回到了当初自创浩三绝的时候。
思东泉,思如泉涌。
念冬剑,念念不忘。
浩冬掌,生生世世。
乐!
快乐的回忆总是那么美好。曾经的室友,海神湖上海神缘时美丽的粉蓝色凌波仙子,一起经历风风雨雨的爱人,他们曾经那么快乐。
憎!
憎恨是一种负面的情绪。离开公爵府的那一天,他充满憎恨,失去冬儿,秋儿的时候,她恨意滔天。增韩让人疯狂。
恶!
邪恶,阴险,这种情绪戴雨浩本身并不具备,但他曾经无数次感受过邪魂师的恶。
情绪之中,这是最阴暗的一种。此时此刻他内心深处最阴暗的东西正在被这种情绪点燃。
六种情绪同时爆发!
情绪的释放,神魂的升华!
代表着喜的八角玄冰草,代表着怒的冰碧帝皇蝎,代表着哀的冰天雪女,代表着冰熊王小白,代表着憎的人鱼公主丽雅,代表着恶的邪眼暴君主宰,一起出现了!
六道光影出现在戴雨浩身后,忽而重合,忽而分散。而就在那重合与分散之时,戴雨浩身上迸发出一层六彩光芒。这光芒变得无比强盛,竟然硬生生地将那金色光环缓缓撑开。
就在这时,一道巨大的金色身影突然出现在那六大魂灵之后,金色的光芒宛如横空出世一般,将六大魂灵,六种情绪全部吞噬,一种参杂着柔和,奔放,狂野,眷恋的复杂情绪瞬间爆发。
那是……
爱的力量!
梧桐 ,我爱你!
戴雨浩放声呐喊,这一刻,他的声浪化为一道七彩光芒,直刺远处那巍峨的宫殿。
浓浓的光雾在空气中回荡变换,排开,戴雨浩身上那一圈圈金色光环,在他的呐喊声中,开始出现一道道鬼裂的纹路。
喜怒哀乐爱憎恶!最终,爱的力量战胜了其他情绪,也融合了所有情绪。
这一刻,戴于浩的神力,神识和心灵完完全全的再升华。
在她心中已经没有了唐三的阻隔,也没有了任何的担忧与愤怒,有的只是随唐舞桐无尽的担忧和不舍。
远处的唐三挥动手中的海神三叉戟,一道道金光飘然流转,但这一次不再是像戴于浩攻击,而是化解了融念冰以及戴沐白,朱竹青身上的束缚。
一抹淡淡的微笑出现在唐三脸上,他很自然地抬起手,楼主融念冰的肩膀,而此时融念冰的脸色却阴沉的仿佛要滴出水来,眼神之中更是充斥着无尽的悲愤。
砰!束缚着待遇好的金色光环轰然破碎,他破障而出。七彩光芒华为七圈光环,在他背后组成一个奇异的光轮,他的气息不知道比之前强盛了多少倍。七种情绪波动不断回荡,神识与神力完全融为一体。来到神戒指后,他终于有了那种掌控一切的感觉。
唐三看着戴于浩,微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这还差不多,有点我女婿的样子了?!?br /> 戴于浩此时还沉浸在自己的情绪当中,听到唐三的话,不禁呆住了,有些失神。
傻小子,还不拜见岳父!”戴沐白的声音从后面传来。
戴于浩立刻跪倒在地,向唐三拜了下去,道;“拜见岳父大人?!?br /> 唐三大手一挥,道;“起来吧?!贝耸彼涣澄⑿?,蓝色长发飘动,那俊逸的摸样动人心魄。
看着他那和煦的笑容,戴于浩恍若梦中。这还是那个一心为难自己的岳父大人吗?怎么须臾之间一切都变得不一样了?
“傻小子,如果唐三真的要为难你,你以为你还能活到现在吗?”戴沐白笑着说道。
朱竹青却有些怨怼得道;“三个你也太狠了吧?”
唐三微微一笑,道;“还是我来说吧?!?br /> 他看向戴于浩,道;“你和橘子的事情,其实我早就知道了。这件事,错不在你,只是造化弄人罢了。我们虽然是神,但也无法干涉人间之事。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,只要你的心在梧桐身上就好。
”我之所以一直为难你,自然是有些用意的。当初我选中你,一直按照继承我神位的方式对你进行种种考验。就连那王秋儿,其实也是我将梧桐的一丝神识附在那三眼金身上,才得以出现的。否则就算他是命运神兽,也不可能拥有那么多灵智。所以,你不需要再为王秋儿的事情感到难过。他本来就是梧桐的一部分。知道王秋儿献祭给你之后,那部分灵识才重新回到梧桐身上,让王冬儿彻底地变成了梧桐。
“后来某些人趁虚而入,许你神地之位。但你之前一直是在按照我的方式在修炼,虽然继承他的神位没有任何问题,但在能力的融合上多少会有些欠缺。进入神戒指后,你自身的能力和情绪之神的能力想要完全融合也很困难,所以,我采用这种方法来压迫你,让你在压力之下自我融合。现在看来,效果还好。未来,你应该能够青出于蓝,胜过某人?!?br /> 融念冰在旁边愤怒的道;“原来这都是你计划好了的,都是你的阴谋。唐三,你好卑鄙!你刚才还在骗我发誓?!?br /> 唐三一脸云淡风轻得道;“你以为拐走我的传承者,就那摩容易脱身吗?不付出点代价怎么行?”
戴于浩低声向融念冰问道;“老师,您发了什么誓?”
融念冰没好气的道;“为了让她不要伤害你,我发誓在神界多留三十年。谁知道上了这家伙得当!他这出戏不只是演给你的,也是演给我看的。戴沐白,你们夫妻俩早就知道,是不是?”
戴沐白一脸无辜得道;“咦?我不知道??!我怎么会知道?我只是个二级神诋罢了?!?br /> 融念冰怒道;”胡说!以你那暴脾气,如果唐三真的要下狠手为难你的后辈,你会这么平静,一点都不作为?”
朱竹清不屑地哼了一声,道:“知道你还上当,我很怀疑你的智商?!?br /> “你们……哼!气死我了!”融念冰气得大口大口地喘息着。
唐三搂着他的肩膀,道:“行啦,别生气了,留下来帮帮我不好吗?你又不是不知道,最近咱们神界不太平,在这种时候你却要跑路,兄弟还做不做了?更何况,你抢了我的传承者,还赔
上我的女儿,还有什么不满意的?雨浩这种好苗子难道是随随便便就能找到的吗?”
戴雨浩现在已经完全明白了,原来从一开始他就在唐三的掌控之中,恐怕那如同星斗大森林一般的地方,也是唐三创造出来,引他去见两位老祖宗和母亲的。
戴沐白哈哈笑道:“你们也不看看这是谁的后代,小三,赶快把你女儿放出来吧,没看到这小子快急死了吗?”
唐三微微一笑,道:“去吧,雨浩,舞桐就在宫殿中,你沿着这条路去找她。我不怪你,至于她怪不怪你,我就不知道了?!?br /> “是,多谢岳父大人?!蔽蘼鬯衷谟惺裁辞樾?,都不如找到唐舞桐重要??!
一道金光顺着唐三指的方向朝那宫殿处蔓延开来,戴雨浩赶忙飞速朝着那边跑去。
目送着他进入云雾之中,唐三眼中流露出几分怅然之色,道:“女大不中留??!”
融念冰一脸鄙视地看着他,道:“行了,别得了便宜还卖乖。我还不知道你吗?神界正值多事之秋,你那宝贝女婿继承了我的神袛之位,今后必然是你的一大臂助。难道他在神界还有别的
地方去吗?你女儿又不会离开你,你在这里长吁短叹什么?”
唐三叹息一声,道:“念冰,你知道我为什么一定要你多留三十年吗?”
融念冰愣了一下,道:“不就是那些家伙一直不服气,想趁着两大神王不在闹点事情吗?难道我们还怕他们不成?”
唐三摇了摇头,道:“对于他们,我倒并不怎么担心,无论如何,那都只是咱们神界内部的事情。我担心的是另一件事。两位神王离去,神界主控权在我手中,所以只有我能够感觉到神界
的所有变化。三十年内,神界恐怕将有大变,至于是什么,现在我还看不清楚,但我能感觉到,那将是一场有可能令神界覆灭的大灾难?!?br /> “嗯?”融念冰神色一凛,他知道唐三绝对不会乱说。
戴沐白沉声道:“小三,无论什么情况,我们大家在一起,齐心协力,总会渡过难关的?!?br /> 唐三苦笑道:“希望如此吧。这场灾难很不简单。这也是我没有将自己的神袛之位传给雨浩的原因。念冰,难道你认为我真的不知道你偷偷去见雨浩的事情吗?就算再忙碌,我也会一直关
注自己的继承者。我是故意放弃了这次传承的机会。因为我必须保持最强的实力,才有可能应对这未知的?;??!?br /> 融念冰问道:“那这场大劫有没有可能化解?”
唐三双眼微眯,道:“看不清楚,很难化解,却又有一线生机。我们尽力而为吧?!?br /> 融念冰道:“好。不过,有一点我要提醒你,攘外必先安内?!?br /> “嗯?!?br /> 戴雨浩顺着那金光一直向云雾深处走去,眼前的景物渐渐变得清晰起来。一座巍峨的宫殿出现在他面前。
他顾不得去赞叹这宫殿,快速走入其中。
刚进门他就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坐在大厅之中,正在下棋。
他们看上去年纪都不大,男人身穿黑衣,相貌英俊,而那女子有着绝色容颜,一身白衣纯洁如雪。
戴雨浩走进来,似乎惊动了他们,四道目光同时投了过来。
那男子站起身,向戴雨浩点了点头,走上前道:“你好,我叫姬动,你就是雨浩吧?欢迎你来到神界委员会?!?br /> “??!你好?!闭饫锞褪巧窠缥被崧??戴雨浩不禁有些惊讶。
那白衣女子也站起身来,道:“我叫烈焰?!?br /> “你们好?!贝饔旰聘厦π欣?。虽然他不知道这二人是谁,但如果这里真的是神界委员会的话,这二位的地位就绝对不低。
烈焰微微一笑,道:“快去找舞桐吧?!?br /> “谢谢二位?!贝饔旰菩还?,继续顺着金光走去。
看着他离开的身影,烈焰微笑道:“雨浩用情专一,倒是很像当年的你呢?!?br /> 姬动呵呵一笑,道:“我很怀疑唐三大哥就是按照我的标准招女婿的??!”
烈焰“扑哧”一笑,道:“臭美?!?br /> 姬动将她搂入怀中,道:“其实,苦尽甘来的味道才是最美的,我相信,他很快就会体验到了?!?br /> (欲知姬动与烈焰的故事,详见拙作《酒神》,也名《阴阳冕》。)
金光一直蔓延到顶层才停下来。面前是一扇房门,戴雨浩抬手在门上敲了敲。
“进来?!币桓鑫潞偷呐炱?,十分动听,但戴雨浩的脸色微微一变,因为他听出这个声音并不是属于舞桐的。
戴雨浩推门而入,目光骤然收缩。
房间内有两个人,一站一坐,那站着的女子身穿粉色长裙,一头长发梳成长长的蝎子辫轻轻垂下,从侧后方能够看到她那精致,修长的白皙美颈,长裙束腰处盈盈一握,将她那动人的身材完美地勾勒出来。
此时她已经转过身来,绝美的容颜让戴雨浩看得不禁微微一呆。
而那坐在床上的人,虽然只能看到侧脸,但戴雨浩还是一眼就认出来,那不正是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吗?
“您好?!贝饔旰聘厦ο蜓矍暗呐游屎?,但目光始终停留在唐舞桐身上。
女子走到她面前,仔细地打量着他,但戴雨浩恍然未觉。
“我叫小舞,“跳舞”的“舞”?!毙∥栉⑿ψ潘档?,美眸中满是满意之色。那是岳母看女婿的眼神。她轻轻地拍了拍戴雨浩的肩膀,然后从他身边走过,将门带上。
“舞桐!”此时已经没有其他人,戴雨浩疾呼一声,就扑到了唐舞桐面前。
唐舞桐坐在那里,面无表情,就像被人下了定身法似的,一动不动。
“舞桐,都是我不好,是我错了,你让我解释,好不好?”戴雨浩蹲在唐舞桐面前,将她有些冰凉的双手握在自己手中。
唐舞桐的眼神中似乎多了几分神采,扭头看向他,但美眸之中还是充满迷惑。
“你是谁?”
简单的三个字却如同三把巨锤一般,狠狠地捶在戴雨浩心头。他顿时脸色苍白,一屁股坐在地上。有一种难以名状的恐惧瞬间从他心底升起。他下意识地松开了唐舞桐的手,身体不受控制
地颤抖着。
他宁可唐舞桐痛骂他,甚至驱赶他,也不愿意听到她说出这样的话。
她失去了记忆,不认识我了!她不认识我了??!
无与伦比的恐惧令戴雨浩陷入混乱。
“你是谁?”唐舞桐歪着脑袋,看着他问道。
看着他眼神中的恐惧,唐舞桐突然笑了:“我想起来了,你是霍雨浩,也是戴雨浩,你是我的男人,我的丈夫,我未来孩子的父亲,也是那个傻傻的,在外面喊着爱我的傻瓜!我的傻瓜!”
(全书完)


下一篇: 上一篇:
  • 中国航向——庆祝建党95周年系列微党课 2018-11-23
  • 310| 147| 822| 124| 227| 787| 425| 812| 663| 531|